湖南幸运赛车乐彩|湖南幸运赛车投注网站

25年前港商億元巨資投向中原 如今無錢醫治絕癥

時間:2017-03-26 14:27:28 中國香港資訊網

25年前港商億元巨資投向中原如今被“依法”搶光無錢醫治絕癥

1992年,年輕有為的香港富商鄭碩濤滿腔熱血來到河南,傾其所有先后投資于三門峽市和河南省城鄭州市。25年過去了,面對巨大的政商勾結黑幕,鄭碩濤投資一億多元的企業資產已化為烏有。鄭碩濤今年59歲,五千多萬資金被合伙侵吞,向鄭州警方報案多年卻立不了案。曾經的富商鄭碩濤,如今已腸癌晚期,就連買藥續命的錢都無法支付。

(59的鄭碩濤目前已是腸癌晚期,因無錢醫治,只好通過爬山鍛煉身體)

鄭碩濤,原香港大鵬建材(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1992年,年僅34歲的鄭碩濤受河南省三門峽市政府之邀,到該市以56%的股份在開發區的風景區內投資興建了四星級三門峽大鵬國際酒店。

因對方不按合同約定以香港招標價方式結算,‘依法’強行套用國內(木工工程定額)結算,最終導致鄭碩濤投資4000多萬的酒店控股權被迫以1300萬元出售。但是該酒店中外合資酒店的假招牌繼續保持至今,這有這樣,鄭碩濤才能走人。

目前,大鵬酒店的業主又變成了三門峽政府,還是“由河南三門峽市與香港合資的一家花園式酒店”,作為政府接待外商和領導的定點酒店。

1996年,三門峽大鵬國際大酒店開業后,鄭碩濤受鄭州輕工局領導邀請在鄭州成立了河南大鵬匯東石業有限公司,按“整體收購,全員安置”的方式,于1997年11月1日‘按政策’‘依法’收購了已經破產了的“鄭州瓷廠”,當時評估資產評估價為3600萬元。

因為這是香港第一家投資商在河南鄭州參與國有企業改革,也全員的安置了所有愿意上班的職工上崗,當時,在當地影響很大,受到了鄭州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視和全力支持,鄭州市長陳義初多次到該廠視察指導工作,被譽為是破產收購方安置職工的典范企業。

鄭州瓷廠位于原鄭州市翠花路北的沙河路交叉口,占地103畝,擁有職工1234名。這是一個設備原始老化的爛攤子企業。為了盡快恢復生產,鄭碩濤一是‘按政策’拿出1000多萬發放了1234名職工被拖欠的工資以及被拖欠的三金等;二是投資3000萬元對70多套工序進行優化,并引進一套意大利自動化石材生產線和100多臺套國產石材設備;三是為確保原材料的供應,先后投資2000多萬在三門峽和山西的平陸開辦了6家石材礦山。大鵬匯東石業有限公司不惜代價恢復淘汰生產工藝,虧本經營,三年間虧損約2000萬元,加上支付破產收購對價的3600萬,鄭碩濤累計投資達一億多元人民幣。為此,他賣掉香港的所有資產,孤注一擲,背水一戰,為的是在中原這塊土地上實現他人生的價值和‘夢想’。

1999年12月底的一天,千年等一回的千禧年前夕,鄭碩濤的災難在無任何征兆、未有任何預感的情況下突然來臨,陶瓷廠被鄭州市政府的“零點環保行動”‘依法’勒令關閉,這一風暴來勢兇猛。

當時,正在80米隧道窯燒制的經過70道工序流水作業的半產品,在救火車消防高壓槍水柱的猛烈噴射下,數百萬半成品瞬間化為垃圾。水槍澆滅了窯火的同時也澆滅了職工的就業希望,一時間,意識到將重新失業的職工開始在廠內實行打砸搶,有的搶產品、有的拆設備、有的剪電纜、有的卸馬達、一切能拆走賣錢的東西在動亂的十幾天里被拆個精光,所有設備全部報廢,一個三年前3600萬‘依法’收購,再投資5千多萬設備的好端端的企業,在政府關停引起的動亂中,10幾天內就徹底化為烏有,成為一片廢墟。

而且,鄭碩濤在三門峽和山西投資了2000多萬的6個石材原料礦山也隨之被當地‘依法’收走,所為大貨車、吊車和礦山開采設備盡被當地‘依法’扣押,以抵礦山合同未盡租金。

損失了六千多萬設備和半成品的鄭碩濤只能依照工作組的指示回香港籌款、貸款1200萬,‘按政策’來配合政府出臺的“安置方案”,給職工發放經濟補償金,在政府層層審批確認大鵬公司前后已經將3600萬接收資產全部用于安置職工之后,政府于2002年11月發文同意鄭碩濤將砸不爛、搶不走的閑置土地,與“鄭州廣發實業有限公司”進行合作開發,也就是批準鄭碩濤可以處理碩果僅存收購回來的103畝工業用地。

本來增值了5年的工業土地可以挽回部分投資損失,但是買地的房地產公司借口職工鬧事,2年間只支付了1700萬元之后就不再支付余款,鄭碩濤無奈只好‘依法’依合同約定與其解除合同,以7000萬賣給了河南新地產置業有限公司。

隨后,廣發公司2004年12月一紙訴狀將鄭碩濤告到了河南省高院,2005年8月鄭碩濤敗訴。鄭碩濤不服判決上訴至最高人民法院,2007年11月最終判決鄭碩濤勝訴([2005]民一終字第120號判決書),但是這三年兩審官司,鄭碩濤僅律師費就花掉1000多萬元,此時的他已經負債累累。

令鄭碩濤意想不到的是,代表鄭州市政府的商業局某副局長不同意土地過戶,理由是:還有45個職工沒有來領經濟賠償金,鄭碩濤安置職工的‘安置責任’沒有完成。就這么一個職工不來領錢‘按政策’安置責任就不算完成,安置責任不完成‘按政策’土地就不能過戶,不能過戶按‘法律’就不能發證,沒有發證新地產公司按‘合同’就不用給鄭碩濤錢。

2008年6月就被曹衛平強制執行過戶的土地,在隨后幾年里李某德局長一直都告訴鄭碩濤和代理人政府不準土地過戶,土地還在你名下,當然鄭碩濤5年來也一直不知道土地已經被強制過戶,當然也拿不到錢了,而實情卻是李某德副局長收受了新地產公司600萬的所謂的“職工安置費”,2008年就批準土地可以強制過戶,其中400萬進入了個人戶口,三年多花掉了200多萬,沒有一分錢花在所謂的“職工安置”上,最后在2014年中央巡視組巡視河南時被鄭碩濤舉報查出,但是在退回部分贓款之后,至受到鄭州市紀委降級和黨內嚴重警告的處分。

在北京苦等了5年的鄭碩濤于2013年6月透過律師查詢得知土地已經被過戶之后趕緊向各個政府有關部門打報告反映情況,要求凍結土地的過戶和被拍賣,至2013年10月鄭碩濤在網上看到了他名下的土地,鄭州市土地局公告掛牌要拍賣了!【公告文號:鄭政出(2013)106號】,鄭碩濤當時一看如五雷轟頂,上月李憲德局長還信誓旦旦的說按‘安置政策’土地還過不了戶,還在他名下的土地怎么瞬間就像變魔術一樣‘按政策’變成了政府的土地了?鄭碩濤趕緊給鄭州土地局打報告,要求土地局撤銷招拍掛公告,提出“按法律規定”權屬有爭議的土地“依法”不能進行招拍掛出讓,被鄭州土地局斷然拒絕。理由當然是一連串的“依法”和“按政策”了。到現在鄭碩濤才知道了他唯一的一塊救命土地也被政府勾結深諳官場潛規則的河南新地產一同串謀連骨頭帶肉一起吃掉了。鄭碩濤趕緊向鄭州市土地局發報告,要求凍結土地的拍賣,土地短暫的中止拍賣之后,至2015年2月鄭州土地局三次處心積慮的改變地表街道名稱,避過鄭碩濤的跟蹤查詢地塊拍賣消息,瞞著鄭碩濤將土地拍賣掉。

而內幕的事實卻是早在2008年6月涉案土地,就在河南省執行局長曹衛平接受房地產公司老板劉某陽數百萬好處費之后,指使法官趙某濤、張某峰12天走完了6個“法律程序”,強制將土地執行至“河南新地產公司”名下,而不執行新地產公司的5000多萬土地款過戶,更違法用登報公告送達的方式將案子結案。2011年7月鄭州市政府已經按‘政策’將新地產公司名下土地協議收回,2015年2月政府將土地進行掛牌拍賣,以9億5千萬成交,新地產公司在前省高法副院長曹衛平、前鄭州市委書記吳天君、商務局副局長李某德和土地局某局長的幫助下,近7億的利潤有驚無險的到手了。

(鄭碩濤的腸癌晚期病歷)

隨后,鄭碩濤向時任河南省委常委、鄭州市委書記吳天君(目前因涉嫌受賄罪被立案偵查)反映情況,并通過短信和電話反映給吳的宋姓秘書,宋秘書確認要求凍結土地違法拍賣的事情,宋秘書已經把前因后果都告訴了吳天君,而涉嫌收受某房地產商巨額賄款,公然充當房地產公司違規在風景區建高爾夫球場和別墅的保護傘的吳天君書記當然的置之不理了,繼續充當將涉案土地拍賣的保護傘。

在大鵬公司處理與河南新地產的土地轉讓過程中,鄭碩濤委托林建偉代表大鵬公司與相關部門接觸。林建偉因有犯罪前科,為逃避責任,透過騙取鄭碩濤簽空白的委托書,通過運作2006年8月份將他的司機張某敏變更為大鵬公司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長,大鵬公司實際由林某偉控制。

2008年6月2日,河南新地產取得鄭國用(2008)字第0376號國有土地使用權證,完成了土地過戶。根據合同約定及調解書規定,河南新地產應在土地過戶完成后支付土地轉讓款5053.8萬元,但林某偉通過控制張某敏,伙同河南新地產公司有關人員等犯罪手段,將存入監管賬戶內的資金轉走,用于他們三人的投資經營或其他奢侈生活。

在此過程中,鄭碩濤多次詢問林某偉關于監管資金去向,林某偉以土地沒有過戶、資金仍在監管中無法支付為由推脫。事實上,在2008年6月份完成土地過戶后,林某偉等就已經開始不斷挪用侵占大鵬公司的資金。因多年未得到土地轉讓款,2013年7月份,鄭碩濤委托律師調查得知土地早已被過戶,監管賬戶內的資金也被公司實際控制人林某偉與新地產公司有關人員合謀串通共同轉移走。

2013年5月份,當鄭碩濤得知土地已經過戶,監管資金已經被林某偉,張某敏等人合伙轉走之后,鄭碩濤便向河南省公安廳省報案,案子于2013年11月15日轉到金水區公安經偵中隊偵查,要求查處涉嫌侵吞公司5000多萬財產的犯罪分子林某偉、張某敏繩之以法,但鄭州市公安局金水分局經偵中隊辦案一直態度消極,報案3年多案件還處于案前調查階段,至今仍以種種借口不予立案。自稱不是本案領導的副中隊長劉某強,數次插手案件,每次鄭碩濤和律師去要求立案的時候,他都出來公開叫辦案民警巫建輝說“這是經濟糾紛案子,沒有警力,不要管這個事”,把刑事案件當成經濟糾紛案件辦理,充當犯罪分子的保護傘,導致辦案警官多年沒有約談過一次涉案人林某偉、張某敏,沒有錄過一次口供,僅僅憑林某偉寄過來的一張沒有人簽名的假欠條復印件,就把案子擱置三年,更沒有調查5000多萬資金的去向與侵吞事實和罪行。

據了解,林某偉與鄭州金水公安分局來往密切,經偵大隊副中隊長劉某強就是2006年林建偉帶鄭碩濤到金水區公安經偵隊控告小股東侵吞公司資產時,林建偉的請托人,受賄者。2006年至2011年期間劉某強多次帶金水區公安局幾個領導到北京玩的時候,林建偉每次都花5-10萬元宴請和安排模特接待。劉強每次都以很粗暴的方式代替辦案民警跟鄭碩濤和律師對話,野蠻的阻止案件多年不能夠立案。

2016年春節后河南省高院副院長曹衛平案發,鄭碩濤積極配合省紀委調查2007年房地產公司老板行賄曹衛平數百萬,12天走完6個法律程序把鄭碩濤103畝土地強制執行過戶的案情,向省紀委專案組和盤托出。此案導致2007年強制執行土地不執行土地款的趙某濤法官和2015年一審判執行土地款為零的張某峰法官,執行局某局長被抓,但是他們的違法判決至今仍然具法律效力。房地產商6—7個億的利潤袋袋平安;至今還在用地產金錢繼續收買法官和政府官員,幾個涉案官員倒臺了,更多的官員又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了;而鄭碩濤這個不敢給官員送一分錢的港商,十幾年前賣地所得的5500萬土地款至今分文得不到,打了十幾年的官司現在還差兩審的‘法律程序’才終審,結案執行還不知道要走幾年的“法律程序”,遠遠看不到結案的曙光,這些“法律程序”已經遠遠的超出鄭碩濤的生命長度,他現在負債累累、山窮水盡連救命的腸癌靶向藥錢都付不起,上訪經費也求借無門,只能靠香港女兒打工接濟......

編輯: 牛琰 來源:中國香港資訊網綜合
0
上一篇:這些食品不合格,含雨潤等品牌 下一篇:最后一頁
  聯系方式     供稿服務     關于我們     版權聲明     友情鏈接     合作伙伴  

 

  Copyright @ 2001-2013 www.kxmck.icu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香港資訊網 版權所有

  聯系我們: [email protected]

湖南幸运赛车乐彩 群英会app下载 全天实时计划 天津市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河内五分彩app助手 第七感时时软件注册 一个可以每天刮卡赚钱的软件 一分快三计算大小方法 网赌时时彩的真实故事 3d之家近10开机号 北京28骗局全过程